2014年05月21日

哈佛大学最新研究:全谷物饮食可降低 40% 肝细胞肝癌的发生率!

  癌症作为当前人类闻之色变的,始终给大众留下难以治愈、杀手的印象,而在治疗短期无望的情况下,如何更好地预防则又变成了大部分人关注的焦点。

  近日,一项发表在国际肿瘤学期刊《JAMA Oncology》上的最新研究显示,含有大量全谷物的饮食可以将患肝癌的风险降低近 40%。

  原发性肝癌是全球第六大癌症,也是全球第二大癌症死亡原因。原发性肝癌的主要组织学类型是肝细胞癌(HCC)。在美国,自 20 世纪 80 年代以来,肝细胞癌的发病率一直在增加,预计到 2030 年,肝细胞癌将成为癌症相关死亡率最主要的三大原因之一。在美国,存在很大一部分肝细胞癌病例无法用已知的因素(乙型和丙型肝炎病毒(HBV 和 HCV)感染,代谢紊乱和吸烟)来解释。

  尽管慢性 HBV 和 HCV 感染是肝细胞癌最重要的因素,但在美国普通人群中,其流行率(HBV7 约为 0。11%,HCV8 约为 1。0%)相对较低。饮食因素被认为是重要的致病因素,但只有过量饮酒和使用受黄曲霉毒素污染的食物才被认为是肝细胞癌的膳食因素。全谷物是膳食纤维的主要来源,与仅含有胚乳的精制谷物相比,其由麸皮,胚芽和胚乳组成。

  全谷物是膳食纤维、维生素、矿物质、植物营养素和其他众多营养素的主要来源,但这些营养素在精炼过程中被去除。全谷物和膳食纤维的消费水平,特别是谷物纤维的消费水平与肥胖风险、 1 型 2 型糖尿病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等已知肝细胞癌的易感因素的降低相关。

  除了改善胰岛素性和代谢调节以及减少炎症外,摄入全谷物和膳食纤维还可改善肠道的完整性并改变肠道微生物群的组成,从而引起微生物群相关代谢产物的增加,这其中包括重要的短链脂肪酸,尤其是丁酸盐的增加。肠道的完整性、肠道微生物群的组成和代谢产物的产生可能在包括肝细胞癌等肝脏疾病的发生发展其中起重要作用。

  因此来自哈佛医学院的助理教授红博士及其研究团队假设长期摄入全谷物和膳食纤维可以降低肝细胞癌的风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流行病学研究调查全谷物的摄入和肝细胞癌的发生风险之间的相关性,仅有 1 项队列研究研究了膳食纤维的摄入与肝细胞癌的发生之间的相关性。

  因此,红教授及其研究团队使用来自 2 项大型前瞻性队列研究-健康研究(NHS)26 和健康专业人员随访研究(HPFS)的数据进行了这项研究,其评估全谷物摄入与肝细胞癌发生的相关性。同时,该研究团队还研究了单个全谷物摄入和谷物子组麸皮与降低的肝细胞癌风险之间的关系。对于膳食纤维,该研究团队还研究了食物来源(即谷物,水果和植物纤维)的膳食纤维与肝细胞癌发生风险之间的关系。

  哈佛医学院助理教授红博士及其研究人员在美国研究了对超过 125,000 名患者其中包括 77,241 名女性和 48,214 名男性进行了追踪研究。他们发现,增加全谷物摄入量会降低患上这种难以治愈肝癌的风险。食用最大量全谷物的患者发生肝细胞肝癌的风险比吃少量全谷物的患者低 37%。

  同时,该研究还表明,高麸饮食可将肝癌风险降低 30%,而高菌种饮食可将风险降低 11%。在日常饮食中加入高水平的全谷物可以避免胰岛素抵抗、高胰岛素血症和降低炎症反应,这是肝细胞肝癌发生的病理生理学标志。这项研究结果发表于近期的《JAMA Oncology》。

  在整个研究过程中,参与该研究的受试者主要年龄段集中于 50 岁到 60 岁之间,研究人员使用“食物使用调卷”分类对使用全谷物和膳食纤维摄入进行调查,其使用范围涵盖“从不或少于每月一次”到“6 次或更多次”以及“每天服用”不等。

  根据梅奥诊所的说法,与精制谷物或浓缩谷物等其他类型的谷物相比,全谷物是 B 族维生素,铁,叶酸,硒,钾和镁等微量元素更好摄入来源。全谷物中含量最高的食物包括市面上常见的全麦燕麦片、糙米、藜麦、爆米花、全麦面包,意大利面和全麦饼干。富含全谷物的饮食摄入也降低了肥胖、糖尿病和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的发生风险,这些常见的“富贵病”已成为肝癌和其他危及生命疾病的易感因素。

  出乎意料的是,根据该研究结果显示,增加水果和蔬菜纤维的摄入并没有降低人们罹患肝细胞肝癌的风险,这可能与我们所想的有所出入。因此,水果及蔬菜纤维的摄入可能在防止罹患肝细胞肝癌的发生上作用甚微。

  张教授表示,“虽然有必要进行更多研究来细致分析全谷物和膳食纤维摄入与肝细胞肝癌发生之间的关系,但此次研究结果至少可以,增加全谷物摄入可能成为预防原发性肝癌的潜在预防措施。”

  当前食物的精炼日趋成熟,更为精炼的食物也广受消费者的喜爱,但这一大下,如何提高全谷物及膳食纤维的有效摄入应该成为每一个老百姓需要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