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韩剧有辣白菜我们有酱菜

  目前正在卫视热播的京味儿年代大戏《芝麻胡同》上周末后来居上,登顶省级卫视收视冠军。导演刘家成用“真情实感”总结了《芝麻胡同》成功的原因,“京味儿只是一个背景,但情感是共通的,这部戏从情感上下足了功夫,它打通的是现代跟过去的壁垒,没有虚假,没有,都是人物本身的。”

  《傻春》《正阳门下》《情满四合院》《正阳门下小女人》……提起刘家成,总是绕不开这几部耳熟能详的京味儿题材作品。事实上,执导筒近二十年来,刘家成作品的题材类型极为丰富,古装、军旅、、、都市生活,甚至偶像剧,都有所涉猎且成绩斐然。然而,近几年执导京味儿题材剧的成功,让观众似乎忘却了他其实是个“多面手”,以至于他曾放出风声称“京味儿剧都不接了”。但在遇到《芝麻胡同》的剧本后,“这个故事太”又成了他新的理由:“我说坏了,又掉进这个坑了。”

  在刘家成眼中,“隐忍式”的男主角严振声是《芝麻胡同》较过往京味儿剧最大的新意,更是老人的集中代表。他没有《情满四合院》中的傻柱痛快,但更带烟火气。“实际上人是比较惜命的。傻柱是个例,真正的人更多的是严振声这样的,他有责任,做事隐忍,看似优柔寡断,缺乏勇气,实则是被生活所迫,是肩上的担子要求他遇事必须三思而后行。所以说京味儿文化在他身上体现得更准确也更真实。”

  除了人物对京味儿文化更为精准的体现,《芝麻胡同》对饮食文化的触及,也让这部年代大戏更加醇厚有滋味。“韩剧经常把菜拍得很美,我们京味也有啊。”作为老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小菜,酱菜制作工艺不仅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更是刘家成心中对人生历练过程的最佳表达:“它不仅是对文化的一种表达,还寓意了一种人生,所有的人生经历都跟制酱的过程一样,要经过历练、浸透、才能散发出芳香,才能有好的人品、好的作品。”

  蓬头垢面,旧袄大褂,胡同狭窄,院落破旧……解放前的老,似乎是《骆驼祥子》中的贫穷与落后,《龙须沟》中的颓唐与破败,但《芝麻胡同》的精致与敞亮,完全了人们对旧时的认识与想象。“人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讲究,再穷也会有一两身像样的行头,这是一种尊重,也是一种满足。所以这次没有表现脏乱差,因为人物本身是一个中产阶级,也具备这样的条件。”开襟小袄,刺绣旗袍,真丝长袍,珠翠配饰,《芝麻胡同》里的穿搭,无不透露着那个年代的时尚与品位。“这些都是人在意的里儿、面儿。我们也都有展示,包括瑞蚨祥绸缎庄,剧里出现的皮鞋、布鞋、长袍马褂,都是有讲究的。另外我们在了解这一段历史的时候,发现很多街头都有不少时髦的女郎,现在看着都很时尚,在当时不亚于十里洋场的上海滩。”

  《芝麻胡同》时间跨度长达三十年,如何精准地呈现时代变迁,如何真实地还原老人情风貌,再次成为刘家成需要解决的难题。为此,身为制作人的刘家成率领团队,前后花费了大概130天的时间,在1:1的基础上将景别放大,最终完成了16000多平方米的置景。“现实主义题材无非就是客观真实的表达,这种真实来自于细节的真实。这部剧里的胡同是实打实的胡同。为了让剧情展现得更充分,四合院我们还特意加了一个跨院儿,包括沁芳居周边,都是按照过去的大栅栏来设计的。”

  刘家成是娱乐圈出了名的好脾气,用何冰、王鸥、刘蓓等人的话来形容,“刘家成应该叫‘刘靠谱’,他会始终控制自己,是一个脾气秉性极其稳定的导演,也是一个特别能沉得住气的人,更像是一个舵手,驾驶着一艘船,平平稳稳地开到最后。”面对如此赞誉,刘家成笑着透露了自己的控场技能——从不熬夜。“不敢熬夜,我会给自己课的时间,早上醒来还会再过一遍当天的细节,所以你是带着准备来到现场的,会比较自信。我觉得发脾气是一种心虚,你没准备好嘛!”

  《芝麻胡同》此次沿用了何冰、海一天、方子哥等老搭档,对他们几位的表演,刘家成用“意料之中”来形容。“因为大家都很了解,沟通也会更简单。比如何冰,因为人物身份的变化,你能看到他区别于傻柱的、完全不一样的表演方式和人物塑造,一如既往的稳定、优秀。”而对于第一次合作的刘蓓,刘家成连连称赞其“超出了预期”,“拿到剧本的时候,林翠卿这个角色我脑子里闪现的就是她,没变过,真的太准确了!女人的大气、潇洒,那种大大咧咧,在她身上都有,表演也是特别好。”

  不过,相较于何冰、刘蓓,刘家成对牧春花一角的选择,令不少观众颇感意外。作为剧中当仁不让的主角,身为广西人的王鸥能否京味剧中的风情?能否顺利通过方言关?能否吃得了苦受得了累?着实都曾让刘家成担忧,但在接触后,他发现这个南方妹子身上有着一股牧春花般天然的倔强与韧劲。“王鸥那么能吃苦我是没想到的。拍戏的时候高温四十摄氏度以上,有时候我心疼他们,说这遍就过了,但是她好几次找到我要求再演一条,真的让人特别欣慰,我觉得我没有用错人。”